幻想中的淫妻

幻想中的淫妻



最近一直都在大陆,前两个星期才回台湾,在大陆我时常打电话回家问婆:
「有沒有自己出去玩呀?」婆每次都说:「沒有啦!老公我想你……」
其实我一直幻想着婆会自己瞒着我去玩,只要一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老婆在
床上被別的男人幹到淫水四溢,叫床不停,跟平时判若两人的模样,婆越高潮我
就越兴奋,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。
也基于此因,我回台时故意不通知婆正确时间,提早了两天回来。离开大陆
要上飞机时故意打了通电话回家,家里沒人接听,心里想着会不会如我所愿,给
我戴绿帽子去了?就这样我一路幻想一路兴奋,肉棒硬到不行的下了飞机。
话说回来,我们在汐止有间渡假的房子,音响隔音都做得很好,平时沒有人
住,只有假日想唱歌或小酌两杯时才会去住,所以许多奇奇怪怪的事都是酒后在
这里发生的。
我离开机场沒回台北的家,就直接往汐止去,心想先休息个两天再回台北,
看看老婆到底在幹啥。
幻想着老婆会不会跟朋友去玩,很快的到了汐止家楼下,刚好警卫不在,我
就直接上楼,到门口看到鞋柜,我血脉贲张:『哇……不会吧?幻想好久的事,
终于让我碰上了!』只见鞋柜里放了好几双男鞋,都不是我的。
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偷偷的开了门,我们因常在这里玩乐,所以玄关多做了一
道门再加上窗帘,以便让隔音更好。轻轻打开玄关的门就听到老婆的歌声,唱得
怪怪的,我躲在窗帘后偷偷的看去,只见老婆一面唱歌一面被四个大男人夹攻,
用各种方式挑逗抚摸我老婆,难怪婆会唱得怪怪的。
这四个人我都认识,都是海军弟兄,他们在左营,休假时都会到台北找我们
唱歌喝酒。但平时顶多是两个人休假,怎么这次四个人一起休呢?会不会是趁我
不在故意安排的?
我们本来只认识小邱的那时他才刚满二十岁,他去当兵后陆陆续续就带着同
连队的朋友上台北找我们。另外三个叫大陈、小陈、小张(刚开始时不太习惯,
因为他们年纪跟我们的孩子相仿)。
只见小邱搂着老婆摆动着身体,看起来都已有几分醉意,小邱说:「姊,跳
个脱衣舞好吗?」
婆:「別鬧了,我哪会跳。」
接着大陈、小陈、小张都一起起闹,婆拗不过只好说:「乱跳哦!」
小张去把音乐放慢,只见婆真的扭腰摆臀的,还跟真的一样不错看呢!衣服
一件件的脱下,下半身是穿大圆裙,婆一面摇着屁股,一面让大陈的头钻到裙子
里用嘴巴把内裤咬下来。
大陈把内裤脱好后又一头钻进裙底,只见婆突然停止摆动,好像站不稳的样
子,手一边搭着小陈、一边搭着小张,后面小邱用双手搂着婆的胸部抓着两颗咪
咪不断地搓揉,婆慢慢地倒向准备好的沙发床,不断地喘息。
或许是酒精的关系吧,还是我不在的缘故,四个人都很忘我地在沙发床上缠
绵,婆跟个妓女般的任凭摆佈,一个一个帮他们做深喉咙的口交。他们四个也上
下地轮流吸奶、舔屄,大家搞得兴緻大发,我更是受不了掏出肉棒打起手枪来。
我发现他们四个今天好像特別High,连我老婆都特別浪,刚好又看到小
邱拿了几颗药丸放入公杯里,摇一摇后,每人倒了一杯,五个人一起干了。
那是催情春药,我试过,药效发作时男的非常持久,女的会高潮不断。我想
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,婆从来不肯跟我这样玩。
首先小邱把婆双脚擡起,要大陈、小陈把婆的两只脚盡量左右拉开,让婆的
整个阴蒂凸出来,肉洞也微微张开。小邱低头含着阴蒂突然勐吸,婆身体一震,
全身痉挛大叫:「好酸……好酸……」
接着小邱拿了一罐冰矿泉水往肉洞里面灌,婆发狂似的发出不知是舒服还是
痛苦的哀嚎,无奈双脚被紧紧的抓住动弹不得。
灌完了冰水约五分钟后,小张过来嘴对着洞口把水一一吸出来。看到这里,
我几乎控制不住想冲出来一起玩婆,还好克制住了冲动,否则会因我的出现变得
坏了气氛。
接着他们把婆的四肢绑起来,我感觉很奇怪,婆竟沒有反对,在平时早就跟
我翻脸了。婆满脸桃红、眼泛桃花,一副饥渴的样子,他们四个也跟野兽般的把
我老婆当母狗般的对待,四支肉棒比平时大又硬。
四个人同时上场极盡凌辱之能事,要婆讲着污秽下贱的话,「我是个淫贱女
人,我是只母狗……我的大臭……屄……任人幹,你们都是我的小老公,快……
快……快来幹我……肏死我……」婆的四肢被绑着、肉洞被吸着、菊花被舔着,
两个咪咪也沒闲着,被挑逗得浑身发春却沒得发洩,只有嘴巴乖乖的胡言乱语。
大概药效开始进入巅峰,五个人几乎都变了个性,我虽吃过,但沒看过药力
发作时的样子,真厉害!
这时听到老婆说:「哥哥插进来好吗?我鸡迈好痒!」小陈听了用三根手指
插了进去不断地抽插,婆是唿叫连连。接着小张又把婆的屁股埝高,整个双脚往
前压露处小菊花。
我想:『不会吧?婆以前打死都不让我幹她屁股……』